首页>幼师专区 > 幼教理论 > 专题研究 > 列表

华爱华:对游戏与教学关系解读的文化分析

 “以游戏为基本活动”的幼儿园课程改革理念,实际上是借鉴了欧美早期教育的实践经验,但我国幼儿园落实这一理念的现实却是:在农村幼儿园,游戏就是课间休息,最多再加上专门设计的“游戏课”;在城市幼儿园,只有徒具游戏形式的集体教学,加上演变成作业的区角游戏,再加上必须按教师要求进行的户外体育锻炼和生活常规活动,留给幼儿进行真正自由游戏的时间很少很少。

  为什么在西方国家,不用倡导,幼儿园就能“以游戏为基本活动”,而在我国,如此倡导,却很难做到“以游戏为基本活动”呢?究其原因或许还在于文化的影响。在西方国家的教育观念里,一贯强调个体的差异性,游戏的自由体现的正是差异性,所以他们认同“游戏本身就是一种学习”,每个幼儿都能从游戏中获得经验,至于获得了什么,获得了多少,并不需要加以追究。在我国,人们潜意识里认同的是“业精于勤,荒于嬉”,而现在却要求教育机构“以游戏为基本活动”,那充其量只能是“寓教于乐”,而这在现实中却导致了“寓教而不乐”的结果。

  当前,世界各国都在进行教育改革,而且东西方国家正在相互借鉴彼此的教育观念。西方国家的教育学者不再满足于“游戏本身就是一种学习”的无为态度了,提出了要“让儿童的学习看得见”,开放地面对游戏中的各种冲突和不可预知的学习特性,提倡通过观察、倾听和记录,捕捉幼儿游戏中的一个个“学习故事”,揭示幼儿游戏行为背后的发展意义和自发学习过程,以便更好地支持幼儿的发展。可见,西方早期教育开始从对游戏的放任自流,转向关注游戏中的学习。而我国则提出了“以游戏为基本活动”,目的是改变传统幼儿园教育的小学化和学科化倾向,所做的事情则是用游戏的方式来改造以往的教学方式,或用教学目标来规范游戏,让教学游戏化。西方的做法是要在游戏中发现学习的元素,而我国的做法是要在教学中体现游戏的元素。虽然两者都在向中间靠拢,但仍然是两条平行而难以重合的线。归根结底,这是由东西方的文化和教育传统差异造成的。因为游戏本身有促进幼儿发展的功能,所以游戏即学习。这原本是由西方人提出并被其证实了的。而在中国的传统认识中,有“教”才有“学”,因此“教学”被合为一个概念。游戏要成为学习,那必须寓教于其中。殊不知,用“寓教于乐”来解释“以游戏为基本活动”的幼儿园教育,一定会进入种种误区。因为“乐”即游戏,“寓教于乐”就是在游戏中教,把教学放在游戏中进行,这种游戏与教学的结合显然是要追求教学效果的,教师会更多的按照教学目标对游戏加以指导。

  我们认为,“寓教于乐”的原则很重要,但它更适宜于“以教学为基本活动”的中小学教育。而“以游戏为基本活动”的幼儿园教育,或许应站在保障游戏的立场上,在“寓教于乐”的同时,提出“寓学于乐”,且后者更为重要。这一字之差,意义大为不同。“寓教于乐”是从成人的教学立场出发,为达成特定的教学目标而设计趣味化的环境和活动;“寓学于乐”则是从幼儿的学习兴趣出发,教师无需刻意设计所要达成的具体目标,只需将各种可能的学习元素渗透在幼儿的游戏环境中,保证幼儿游戏的时间,相信幼儿在作用于环境的过程中自然会进行大量自发性的无意学习,尽管这种学习的结果是不确定的,每个幼儿所得到的发展也是不同的,但却是重要的。教师的任务就是关注幼儿在游戏中的学习,为有意义的教学寻找依据。因此,在中国文化背景下,幼儿园要“以游戏为基本活动”,既要“寓教于乐”,更要“寓学于乐”。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刘瑞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