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幼师专区 > 幼教理论 > 前沿理论 > 列表

城市化进程对儿童的影响——基于儿童游戏变迁的研究视角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城市化进程明显加快,城市化率从1978年的17.9%增至2006年的43.9%。这种急剧的、复杂的、综合的发展和变化给经济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都带来了深刻影响。儿童作为社会中的重要群体,其生活与行为也必然因所处社会环境的变迁而受到影响。但是,由于儿童在社会生活中处于弱势地位,他们所受到的影响最容易被忽视。游戏本是儿童的生活与存在,所以关注儿童游戏就是关爱儿童成长,保障儿童的游戏权就是保障儿童的生存权与发展权。本文将为您分析城市化进程中儿童游戏的变迁及原因,考察城市化对儿童生活与成长的影响。

  一、现象:儿童游戏的变迁

  笔者在北京市随机访谈了出生于1960、1970、1980、1990、2000 年代的个体各30 名,调查了解他们儿时在什么时间、什么地方、与谁一起、玩什么游戏,结果发现50多年以来,城市化进程的加快,使得儿童游戏有了以下变化趋势:

  1. 游戏种类减少

  自1980 年代以来,虽然也有新游戏类型出现,如轮滑、滑板等,但总体来看,游戏种类在逐渐减少。尤其是传统游戏正在消逝,主要包括三类:

  一是以自然物为对象的游戏,如粘知了、拧哨子、捉螃蟹(麻雀、蜻蜓)等;

  二是需要较大户外场地、较多同伴参与的户外游戏,如打弹珠、老鹰捉小鸡等;

  三是有较强烈身体对抗的身体运动游戏,如扛拐、斗鸡、骑马打仗等。

  80后的儿童还曾玩过这些游戏,但90后的儿童就很少玩了。传统游戏的消逝意味着儿童亲近自然的机会减少了,失去了发泄剩余精力的机会,儿童的性情与行为也随之改变。

  2. 电子游戏、网络游戏增加

  与传统游戏逐渐消逝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电子游戏和网络游戏逐渐增多。电子游戏最早出现在1980 年代儿童的生活中,用游戏卡、学习机和电视机组合在一起玩电子游戏是那时最为儿童青睐的活动。1990年代上半期,还有在具体实物环境中进行的游戏,如斗地主、五子棋等,1990年代后半期以后,这些游戏开始在虚拟空间中进行。

  由于现实生活中缺乏激烈的对抗性游戏经验,加之自我控制能力较弱,使得一些儿童尤其是男孩沉迷于虚拟世界,虚拟空间和网络游戏成为他们宣泄情绪的一个主要途径。

  3. 游戏时间减少

  出生在1960 年代、1970 年代的儿童作业不多,写完后就可以玩游戏,家长也不会多限制。从1980年代开始,儿童的游戏时间逐渐减少。儿童一天中大部分时间都在幼儿园、学校度过,而这些场所多以集体活动为主,自由游戏时间少。受访小学生普遍反映,由于课间仅十分钟,教室楼层又高,所以“懒得下楼去玩”。放学后,儿童又或者往返于各种兴趣班、培训班,或者埋头做作业,或者看电视、玩电脑,能用来玩游戏的时间很少。

  4. 游戏材料商业化

  1980年代,儿童玩的多是自然物或利用自然物和废旧材料自己加工的玩具,但1990年代后出生的儿童则以购买玩具为主。如抽陀螺, 1970年代的儿童要自己选材料并自己动手制作,而1980年代的儿童开始购买成品陀螺然后自己用绳子抽,1990 年代后的儿童则是直接购买机械陀螺,无需制作,无需用绳子抽,只要扣动扳机,陀螺就会自动弹出并转动。

  儿童自己寻找和选择材料、制作玩具的过程本身就具有游戏性,不仅给其带来快乐体验,且能充分发挥和发展想象力、创造力和动手能力。如果儿童游戏主要依赖于购买成品玩具,儿童在游戏中获得的快乐和创造机会就会大为减少。

  5. 游戏伙伴减少

  1980年代前的儿童游戏多是群体合作游戏,如捉迷藏、跳房子、木头人等,游戏参与者较多,兄弟姐妹、邻居小伙伴、同学等。

  1980 年代后的儿童更多是在家中独自游戏,1990年代后的儿童更为明显。

  社会学研究认为,家庭、邻里、同伴群体等初级社会群体在人一生中占据着不可或缺的地位,儿童的社会化主要通过初级社会群体完成。在游戏中,儿童探索着身体与自我、自我与他人的关系,形成着儿童的自我认同与人际关系的亲密性。对于儿童来说,伙伴游戏不只是“玩耍”,更是儿童的社会生活。因此,游戏伙伴的减少不利于儿童社会意识的形成。

  6. 户外游戏空间减少

  1970 年代前儿童游戏多发生在户外。1980年代后,尤其是1990 年代后,户外游戏空间明显减少。但是,以大肌肉运动为主、同伴数量较多的游戏只能在户外进行,所以现在的儿童更多是在户内进行比较安静的、以智力活动或小肌肉动作为主的个人游戏。

  游戏是儿童最主要的生活方式。游戏的消逝或内隐,就意味着童年期的结束。虽然也有新型游戏产生,但儿童游戏类型、时间、伙伴、场地不断减少,不仅降低了儿童的生活质量,而且影响了儿童的学习与成长。

  二、原因:城市化的影响

  儿童游戏的变化趋势与我国城市化进程是一致的。1980年代前,城市化进程非常缓慢,儿童多利用自然物或废旧材料,在户外与同伴开展游戏,游戏类型多样;1980年代是承前启后的年代,这一时期城市化进程有所加快但并未高速发展,此期的儿童游戏也既保有前一阶段的特征,又具有后续阶段的特点,游戏类型、时间、伙伴、空间都开始减少,游戏材料逐渐商业化;1990年代以来,城市化高速发展,儿童游戏变化也开始加速,更多是在室内开展个人游戏,许多儿童甚至出现没得玩、不会玩的问题。

  由城市化而引起的生产、生活方式以及价值观念的演变都是导致儿童游戏发生变迁的重要原因。

  1. 生产方式变化的影响

  工业化是城市化的推动力,其结果是生产的集约化,这也使得儿童玩具可以采用统一标准大批量生产,且价格低廉,它不再是少数儿童能够拥有的珍品。这直接导致自然物品和自制玩具逐渐退出儿童游戏。但是,批量生产的玩具缺乏个性,不利于儿童的个性化成长。

  另外,玩具的设计与制作过程缺少儿童参与,儿童在游戏中的想象与创造空间、自主空间被压缩,不利于培养儿童的探究意识和创新精神。

  2. 生活方式变化的影响

  首先, 城市的集聚特性使户外游戏场被挤占。不断增加的人口、住宅、道路和机构势必逐渐挤压了那些曾经流连有儿童身影的街角、胡同口、广场等公共活动空间。而住宅小区建设出于商业利益考虑,总是最大限度地增建住房,尽量减少公共休闲与健身场地,少有的活动场地又以成人需要为中心,较少为儿童游戏提供专门的场地与器械。

  其次,儿童教育与照料由家庭转为公共教育机构,儿童的生活被体制化。教育机构中都有严格的作息制度,儿童缺少自由游戏的时间。

  再次,城市居住方式以高层住宅为主,到达地面不便,这也使得户外游戏次数减少、时间缩短,同伴交往机会不多,儿童的闲暇时间大部分是在室内度过。所以,高层住宅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儿童智力与体力的发展。

  3. 价值观念变化的影响

  首先,城市是陌生人社会,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度低,不安全感加强。许多家长出于隐私和安全考虑,会限制儿童到户外游戏或邀请朋友到家中游戏,这就减少了儿童与同伴的交往与游戏, 限制了儿童探索周围环境的自由。

  其次,城市社会更重视经济地位和个人利益,经济地位相近的群体因住房消费水平相近而居住在一起,造成居住空间分异,这就使得在学校相熟的儿童可能因为居住地相隔较远而无法一起游戏, 儿童只能在居住地与经济地位相近的同伴游戏,使得游戏伙伴出现阶层分化。

  再次,城市社会的竞争更加激烈,竞争意识更强。许多家长为了提升儿童社会竞争力,只重视学业与考试,忽视甚至否定游戏价值。儿童在学校没有自由游戏的机会,课后又得进入各种课外兴趣班、培训班、辅导班。这种压力下延至学龄前儿童身上。在对北京市幼儿生活状况的一项调查显示,被调查幼儿中,绝大多数都参加了兴趣班,有些幼儿还不只参加一个兴趣班。读书和学习成为儿童生活的全部。

  4.信息化的影响

  信息技术的更新与进步对儿童来说,最大的影响有两个方面:

  一是以看电视代替玩游戏。调查显示,每天看电视的儿童占74.5%;每天看1—2 个小时电视的幼儿占65%。1980年代后的儿童基本是“电视一代”,看电视占据了他们校外生活的大部分时间。

  二是以网络游戏代替现实游戏。调查发现,目前中小学生玩网络游戏的规模已达3682 万人,占总体中小学生的17%,占中小学生网民人数的73.1%。游戏时间平均每周3.3 个小时,每周游戏时间超过10小时的占中小学生网络游戏用户的5.5%。网络已成为儿童生活的一个重要内容。

  三、建议:积极建设儿童友好城市

  为使城市化健康、可持续地推进,必须正视城市化对儿童生活与成长带来的影响,并积极作出改善。

  1. 改变城市规划理念,将儿童权益保护引入城市规划

  目前,城市规划以经济指标为主,缺乏直接反映人们生活质量的社会指标,缺乏人本思想和人文关怀,看不到“人”的影子,更看不到“儿童”的位置。但儿童是城市的未来,只有尊重并积极保障儿童权益的城市化进程才是健康的、可持续的。

  2. 保障儿童游戏空间,提供适宜的户外儿童游戏场地。

  “一个城市环境的优劣可以通过游戏场地的数量来直接测量”。提高儿童在城市中的生活质量,城市规划与建设中不能只考虑有多少公共绿地,有多少游乐场,还应为儿童提供适宜的户外游戏场地。建设居民住宅区时,要同时提供儿童活动场地,创建儿童宜居社区。要同时提供公共游戏场地,因为一些居民区属于门禁社区,这些社区的儿童游戏场地不是公共资源,具有排他性。应该能够给予儿童探索、冒险、亲近自然的机会;应该数量充足、布局合理,向所有儿童开放,让居住在不同地方的各阶层儿童都有机会进入开展游戏。

  3. 以社区为依托,构建安全、和谐的社会交往环境

  社区应创建开放、可及的公共空间,组织多样的活动,鼓励社区居民参与,打破居民心理区隔,增进信任感,构建一个安全、和谐的社会交往环境,使家长能放心让儿童到社区玩耍,进而增加儿童游戏机会,扩展儿童游戏伙伴。

  4. 转变价值观念,尊重儿童的游戏

  家长与教师对待儿童游戏的态度直接影响儿童游戏的实际状况。要认识到儿童期不只是为成人生活作准备,儿童期有其独立存在的价值,不应以所谓的长远利益为借口牺牲儿童当下的快乐与幸福。要认识到游戏就是儿童的学习, 是儿童快乐与幸福的源泉。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刘瑞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