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学前动态 > 列表

全国人大代表庞丽娟建议加快学前教育立法

(原标题:新京报两会直击丨全国人大代表庞丽娟建议加快学前教育立法)

新京报讯(记者吴为 郭超)参加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的全国人大代表庞丽娟日前向大会提出了“关于尽快出台《学前教育法》的建议”。她认为,2017年、2018年将迎来二孩政策实施后儿童入园“高峰”,入园需求将再次凸显。

庞丽娟表示,学前教育是国民教育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要实现2020年基本普及学前教育的目标,我国迫切需要出台《学前教育法》,明确管理体制、投入体制、运行保障机制、办园体制和教师身份待遇保障机制等各方面问题。同时解决“入园难”“入园贵”问题,庞丽娟还提出应核算入园生均成本,明确生均拨款标准,政府、社会与家庭的分担机制,并对城乡弱势群体建立国家学前教育基本免费保障制度。

  学前教育管理应“省级统筹 以县为主”

庞丽娟表示,2017年“单独二孩”政策实施后的儿童将进入学前教育,而2018年,“全面二孩”政策后的儿童将面临入园问题。

“入园难在2005年开始集中爆发,是前近十年对学前教育性质、规律不认识、不重视的集中结果。从上世纪 90年代中期始,不少地方‘关停并转’和‘卖园风’盛行。”庞丽娟说,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后,幼儿园数量急剧滑坡,到2009年,入园率跌到30~40%。后经过几年的努力,在2009年提高到50.9%,经中长期规划和两期学前三年行动计划的努力,在各方面共同努力下,到2015年底提高到了75%。

“我们近年在各地的持续实地调研发现,资源不足,特别是普惠性资源严重不足,是当前学前教育事业发展的突出的主要矛盾。”庞丽娟说,不少地方幼儿园运转困难,因为缺乏经费;有不少开不了园,因为缺老师。

她介绍,在学前教育管理上,过去长期主要责任重心在乡镇,中长期规划实施以来统筹管理的层级才明确到了县一级。“但我们发现,县一级的财力,全国参差不齐。像甘肃,86个县有57个是国家级贫困县。”

庞丽娟说,要实现到2020年基本普及学前教育的目标,必须明确建立省级统筹、以县为主的管理体制,就是要明确由省级政府来统筹领导省域内学前教育发展与区域内均衡发展,同时保障财政的投入。

“只有提高到省级统筹,省域内的财政投入才能相对均衡。”庞丽娟说,有的地方,如集中连片的中西部贫困省份,省级统筹也仍有困难,这时候就要有中央转移支付。“像青海省,75%的省本级支出都来自中央的财政支付。对财力确有困难的地区,需要明确和加强中央与省级的投入保障机制。”

  建议建立学前教育基本免费保障制度

庞丽娟表示,立法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过程,其中最难的就在于我们国家国情复杂、地区发展差距大。

“对于学前教育的发展以及质量标准,如果全国都划定一条线的话,那城里的家长就该不干了。一些东部发达地区,投入也可能会降下来。但如果就着发达地区来确定标准,许多中西部、农村乡镇的幼儿园就会不达标。”庞丽娟表示,学前教育法要推动和保障学前教育的发展,建立的制度、标准就必须既要适合发展需求,又要符合国情。

对于入园贵的价格问题,庞丽娟认为一方面是缘于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幼儿园数量的骤降,导致目前资源少,特别是普惠的公办园数量少;另一方面还在于没有明确的入园成本与分担机制。

“北京的一级一类园,在政府的补贴下,学费标准是750元/月,市示范园学费是900元/月。说句实话,这是低于成本的;但老靠补贴,这个饼就做不大。”为快速、有效地实现普及普惠,庞丽娟认为,应该从囯情、各地实际和发展需要出发,明确学前教育的“生均成本”。并应该建立政府、社会和家长的成本合理分担机制。以“生均成本”为基础,结合不同的地区的经济发展和教育发展水平,确定三方的分担。

因此,同时庞丽娟还特别提出了建立“国家学前教育基本免费保障制度”。她认为,对城市里的低收入、贫因家庭子女与孤残儿童等弱势群体,农村地区、革命老区、少数民族地区、边境地区和贫困地区的困难群体,应该享受这种基本免费的保障。

  小区与幼儿园同步验收保障就近入园

“幼儿园孩子和中小学生不一样,中学生更可以自己去上学,幼儿园则需要家长接送。入园难还难,这不仅入园价格要合理、质量要达标,老百姓还需要‘就近入园’。”庞丽娟说,“就近入园”是一项迫切的民生需求,而目前没有法律对“就近入园”进行明确。

“北京市目前做得相当不容易,新建小区必须配套幼儿园,并且要同步规划、同步施工、同步交付使用。但是问题在于,他规划了建不建,建好了要不交给你用,交给你不好用,由于目前是政策,而不是法律,教育部门和政府也难办。”庞丽娟说。

据庞丽娟介绍,目前北京市有的区如朝阳区以区委的名义协调,要求必须对规划施工的幼儿园实行“同步验收”,并无偿交给政府,由教育部门来招标举办。庞丽娟表示,这个在全国范围的难题,在朝阳等区解决得很好,有力保障了小区百姓孩子就近入园。但从解决上就近入园问题,还亟待法律保障。

庞丽娟还表示,对于幼儿园的质量、环境等问题,学前教育法还可以起到保障老百姓权利的作用。

“曾经就有幼儿园、家长给我反映,说他们幼儿园的旁边有停车场、卡拉OK厅等,这对孩子很不安全、身心不利。”还有的幼儿园旁边,有餐馆,冬天往门口一倒水结冰,孩子就容易摔倒。目前,对幼儿园周边的环境等问题,由于缺乏法律规定的保障,也长期不能很好解决。

  以法律形式保障幼儿教师身份待遇

“办教育,不象搞工程,有了规划,投了钱、盖了房就成了。关键的一个问题是,还得有合格的幼儿园教师。”庞丽娟说,“你们提的这几年出的对幼儿园孩子的伤害事件,没有一起是受过正规教育训练的幼儿园老师干的。通常都是聘请的无资质的人员干的。”庞丽娟说。

在庞丽娟看来,伴随着上世纪90未幼儿园关停并转、卖园风更严重的一个影响,就是把幼儿园教师队伍拆散了。“我从2008年就开始呼吁,要阻断‘卖园风’,阻断‘关停并转’风,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一旦学前教师队伍打散了,再组织起来就难了,再培养成合格教师有个过程。”庞丽娟说。

庞丽娟表示,学前教育法要明确幼儿教师的身份,并且保障经济、社保、职称、培训等待遇。“学前教育是基础教育,老师的态度、教育对孩子的一生影响很大。我们百姓通常说‘三岁看大、七岁看老’,说的就是这个意思,可见幼儿园教师的重要性。”

同时,庞丽娟也表示,在培养幼儿园教师的同时,确立幼儿园教师的资质标准十分重要。不过,她表示,这仍然需要根据各地的实际情况,综合考虑。“不能拿城里的标准套到乡镇去,但基本的门槛还是应该有。”庞丽娟说。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赵耀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