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学前动态 > 列表

幼儿园难上是中国城市的灵魂病

核心提示: 【广深今谈】GDP大跃进不妨缓一缓,因为城市肉身的步伐太快,而灵魂已经跟不上了。  5月3日下午,广州市招考办举行2013年广州市属公办

     【广深今谈】GDP大跃进不妨缓一缓,因为城市肉身的步伐太快,而灵魂已经跟不上了。

  5月3日下午,广州市招考办举行2013年广州市属公办幼儿园电脑派位仪式。广州市属15间公办幼儿园654个名额面向全市5545个幼儿以电脑随机抽签派位的方式招生,录取比例8.5:1;竞争最激烈的一家幼儿园录取比例约为37∶1。

  广州是中国一线城市,其GDP从来都是位于前列,主政者近年又提出“新型城市化”,颇有巩固并提升广州城市地位的雄心。在这样的宏图反衬之下,“广州8万幼儿仅3000能入公办幼儿园”的事情实在让人尴尬。

  广州公办园学前教育学位紧缺问题在中国内地大城市普遍存在。由于各种原因,政府一度忽视学前教育,以广州为例:在2011年以前,广州市每年本级学前教育专项资金仅为200万元,平均到全市1500多所幼儿园上,每所幼儿园能获得的资助只有1000多元。而实际上当时大部分民办园和部分公办园均未有机会获得资助。那么,是否把经费补足了,学前教育的状况就自然好起来了呢?当然不是。

  2011年,广州市学前教育专项资金从2010年的200万元增加到2亿元,激增近100倍;而在广州市本级2012年部门预算中,这一专项资金又增至3.05亿元。结果是这3.05亿元截至去年9月底,只花掉了8500万元,剩余的2.2亿元还在“睡大觉”。

  钱少当然办不好学前教育,可是钱多了居然不知道怎么用,这是一个更可怕的问题。

  2012年广州市部门预算中,8所机关幼儿园获得的财政预算资金为8349.82万元,几乎是全市学前教育投入的1/4。2013年,七所机关幼儿园的支出预算合计高达9574.8万元,占了学前教育专项经费的近1/3。原来,预算资金被重点倾斜用到了机关幼儿园身上,这就是症结所在。资源迅速向“特权幼儿园”集中,其他普通幼儿园和民办幼儿园当然发展乏力了。

  政府应该在这个需求饥渴的市场中做什么?回归公共利益。何谓公共利益?广州每年8万幼儿要入园就是公共利益,广州的学前教育专项经费应该被公平使用就是公共利益,所有普惠幼儿园应该被一视同仁就是公共利益。客观而言,广州市目前将70%的公办园学位拿出来抽签已经是进步,只是其中还是留有瑕疵:公安系统幼儿园在满足系统内子弟需求后再面向社会派位。无论相关人士如何解释,都无法回避一个事实,公安系统幼儿园同样是由纳税人买单的公办园,理应由纳税人合理分享这一资源。

  如何缓解公办园“一位难求”的状况?不妨从两方面着手:其一,削减“特权幼儿园”的经费,扩建新的公办园,所有新建公办园不得贵族化,只能走平民路线,此谓开源。其二,多部门联合调研,联合发力,从资金、场地、人才诸方面对民办幼儿园中的普惠性幼儿园予以支持。鼓励有条件的民办幼儿园走高端路线,但不提供资金支持,此谓分流。

  北上广深房价不亲民,环境、空气不理想,幼儿教育集体“瘸腿”,相关主政者都该想想城市发展的终极目标是什么?历史欠账如何尽快还完?其实,GDP大跃进不妨缓一缓,因为城市肉身的步伐太快,而灵魂已经跟不上了。

相关阅读
责任编辑:
展开